陶虹和金莎:“過氣”實力派與“想翻紅”偶像派的中年困局

陶虹和金莎:“過氣”實力派與“想翻紅”偶像派的中年困局

“我在三十歲事業正好的時候,所有人都仰視你,高看你一眼。但是當你慢慢淡出別人視野的時候,曾經那些對你充滿熱情的朋友,忽然對你視而不見,這就是人情冷暖、人走茶涼。把我當成過氣的演員看了。”

8月19日晚上,小陶虹在訪談中談及自己過氣的言論引起熱議,這番話迅速登上熱搜,但網友卻不太認同,熱評表示:

“陶虹老師在演藝圈的地位根本不怕過氣吧。”

無獨有偶,當天上午金莎也在采訪裏回應了“紅不紅”話題,她感歎了一番

“隻有很糊的藝人可以感受到自由”,“這個紅有好多顏色,現在我可能就是正粉紅,試圖往玫紅方向奔跑著。”

兩人都處於女性年齡的尷尬期,又是一出道即迎來巔峰、擁有過輝煌事業的藝人,但同時感慨“過氣”的她們實際上麵臨的處境完全不同。

影後!視後!

陶虹成為演員是一個意外,從小學開始學遊泳、11歲就進入北京花樣遊泳隊的她一心為遊泳事業全力以赴,她也實實在在地做出了一番成績。

21歲這年,她拿下了全運會冠軍,正處於準備退役對前途猶疑不決的時間,薑文帶著處女作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來遊泳隊挑選演員了。

王朔在原小說《動物凶猛》裏描述女二號“於北蓓”會遊泳,

“從月亮門裏拐出一個長著狐狸臉的女孩”

,薑文一眼看見陶虹,

“她的眼睛笑起來就像是狐狸臉。”

陶虹一直向往著課堂,被薑文勸說演戲考藝校可以上大學後,她二話不說同意進劇組,天賦出眾的她把“於北蓓”演活了,影片上映後口碑票房雙豐收,她也自此一炮而紅。

隨後,陶虹選擇退役自學參加藝考,同時收到了三大影視院校的錄取通知書,她聽取了伯樂薑文的意見進入中央戲劇學院深造。

讀大三時,電影《黑眼睛》的導演找上門來,力邀她出演盲女運動員丁麗華,運動員出身的她把女主角拚搏奮鬥的精神演繹得淋漓盡致,一舉榮獲了金雞獎最佳女主角、華表獎最佳女演員、以及大馬士革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。

年僅25歲,陶虹已經是國際影後兼金雞影後,但她很踏實,畢業後直接就職於中央實驗話劇院,準備過“演話劇能正常上下班”的生活。同年,她主演了電視劇《春光燦爛豬八戒》。

在陶虹的履曆裏提起這部劇,或許大家聯想到的都是她和彼時還是新人的徐崢因此結緣、相識相愛的軼事,但我們不能忽略當年這部劇帶來的收視奇跡及影響力。

劇情避開傳統神話劇的板正套路,劍走偏鋒,改編成一部新穎的神話喜劇,並且給豬八戒賦予了新形象和新故事,備受觀眾喜愛,這部劇橫掃熒屏,收視率在各台高達30%。

而陶虹飾演的“小龍女”是一位讓觀眾意難平的悲劇人物,大結局化作泉眼時的演技震撼人心,使得大家久久沉浸在這份遺憾中無法忘懷。

電視劇領域發展可喜,電影領域她也繼續綻放光芒。

緊接著,她主演電影《美麗新世界》,獲得了大學生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,《黑眼睛》讓她拿下亞洲電影節影後,《空鏡子》又讓她拿下金鷹視後和飛天視後......拿獎拿到手軟,不外乎如此。

陶虹的人生轉折是她決定與徐崢結婚,2003年踏入婚姻殿堂後,她把生活重心轉移到家庭,不再拍攝影視劇。期間偶爾複出一次,則是在2008年懷孕前,主演了電視劇《春草》,此後又從熒屏上消失。

當然,她的選擇也與父母雙雙去世、自己患上抑鬱症有關,她心甘情願地做徐崢背後的女人,相夫教子,輔助丈夫發展事業。

離開台前太久,等陶虹再度複出後,她體會到了被當作“過氣女演員”的人情冷暖。

演員?歌手?

金莎與陶虹的人生軌跡有一定相似性,但具體經曆不盡相同。

金莎的起點同樣很高,作為家境富裕的獨生女,她從小衣食無憂、備受寵溺。當發現自己對娛樂圈感興趣後,年少的她就從上海電視台海選的美少女主持中脫穎而出。

她進入《燦爛星河》節目組擔任外景主持,采訪過正在宣傳《花樣年華》的梁朝偉,也訪問過秦沛、曾江等老牌港台藝人。

2002年,還在讀大一的金莎與保劍鋒等人搭檔出演《十八歲的天空》,她在裏麵飾演溫柔善良的校花“藍菲琳”。

這部劇改編自日本的《麻辣教師》,由於題材新穎,算是開創了聚焦師生關係的國產青春校園劇的先河,當年播出後大受好評,在年輕人群體風靡一時。

而首次觸電演戲的金莎演技尚可,“藍菲琳”與“石延楓”的朦朧愛情打動了觀眾,角色也因此人氣大漲,為了擴大影響力,金莎幹脆將藝名改為“藍菲琳”。

可惜之後她放棄了演員路線,轉而踏上音樂道路。

那一年金莎在拍攝歌手阿杜的MV時,獲得了海蝶音樂老板的賞識,她順勢簽約該公司,成為林俊傑的小師妹,同時放話說要做自己,不顧粉絲反對又把名字改了回來。

幸好公司全力栽培她,不僅根據她的嗓音、氣質,送她到新加坡海蝶音樂森林學校特訓,還讓正當紅的師兄林俊傑帶著她一起合唱《被風吹過的夏天》,幫她斬獲一係列音樂新人獎。

三年時間,金莎以每年出一張音樂專輯的速度受到力捧,但折騰許久沒什麽大進展,她回到了影視路線,不論角色大小,積極參與影視劇拍攝,可依舊沒什麽水花。

2008年,錄製完《舞林大會》的一個淩晨,她讓同行藝人們等著,下車與粉絲合照。大家等了半個小時,她還沒有上車的意思,歌手斯琴格日樂就忍不住說了幾句。

事後金莎公開在博客發文大罵斯琴格日樂是“潑婦”,斯琴格日樂將她告至法庭,她被判刪除文章並進行道歉。

接著金星諷刺她是“過氣大小姐”矯情,藍燕罵她搶代言......事業還沒怎麽有起色,私生活上先冒出一係列醜聞,金莎的聲名大受影響。

因此,2010年她好不容易迎來了一部爆款劇《神話》和出圈歌曲《星月神話》,就這樣淹沒在無盡的非議中。

除了代表作品寥寥,金莎還把自己局限在單一人設裏不肯做出改變,演戲要演善良單純的“白月光”,唱歌要唱甜美悠揚的動人情歌,提起她,觀眾腦海裏就會浮現出一個齊劉海可愛小女生形象。

此次參加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,算是金莎的一次大膽突破,但就像她自己所言——“離紅還很遠”,她想要翻紅之路注定艱難。

過氣與否

區別於金莎一路行來的漂浮不定,陶虹始終專注演戲,2014年,闊別觀眾多年再度複出,她立刻送上了《紅色》這樣的口碑好劇。

去年,她主演的《小歡喜》依舊火爆熒屏,扮演的“中國式媽媽”宋倩太過生動,讓屏幕前的觀眾體會到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窒息感,討論度居高不下。

當年和陶虹共演《陽光燦爛的日子》成名的寧靜也已經很久不拍戲,但她仍有底氣,直言“我一直覺得自己是一線”,其實陶虹也該擁有如此自信。

如果明星藝人追求的隻是“想紅”和“流量”,不能腳踏實地精進業務水平,那麽離曇花一現後的過氣自然不遠。

但若是藝人自身實力過硬,代表作層出不窮,哪會有過氣的一天呢,就像老戲骨們沒有過氣的說法,隻要還在堅持產出好作品,就能永遠活躍在觀眾的心裏及眼裏。

Scroll to Top